<track id="xvvvx"></track>
      <noframes id="xvvvx"><track id="xvvvx"></track>

      <cite id="xvvvx"><span id="xvvvx"></span></cite>

      <pre id="xvvvx"><ruby id="xvvvx"><thead id="xvvvx"></thead></ruby></pre>

          <track id="xvvvx"><ruby id="xvvvx"><strike id="xvvvx"></strike></ruby></track>

          新聞中心
          新聞頭條
          公司新聞
          基層動態
          媒體報道
          行業動態
          新聞頭條
          所在位置: 首頁 -新聞中心 -新聞頭條
          面對親人離世,他強忍悲痛依然堅守發電生產一線!
          時間:2022-06-25 作者:張興梅 來源:原創瀏覽:12

          “自古忠孝難兩全”,這句話對于紅河農墾發電公司132電站值班員劉勁松來說,最能體會其深刻的涵義。疫情發生后,自4月19日起,劉勁松和他的班組成員一起始終堅守在公司生產一線長達52天。

           6月9日下午,一通始料未及的電話,讓正在132電站值班的劉勁松心間布滿陰云。當天下午,他接到家人的電話,家里年邁82歲的老父親因病醫治無效去世。父親的音容笑貌像電影一樣一幀幀浮現在劉勁松眼前,他半天回不過神來,那一刻,對父親、對家庭的自責、愧疚涌上他的心頭。

          了解他工作性質,一直默默支持著他的家人在電話那頭只說到:“父親的后事家里面會安排,你不用擔心,照顧好自己,疫情期間好好值班,不要給公司添亂”。掛完電話,他一個人沉默了好久。察覺到他的異常,同事們紛紛上前詢問,他搖搖頭,不停地說著沒事,又開始了手上的工作,但大家卻看到了他眼中噙滿淚水。值班長盤正明把他叫到一邊,軟磨硬泡了好久,才得知了事情的原委,讓他請假回家,他還是那句沒事,還說疫情爆發前自己休假回過一次家,在醫院陪了父親十幾天,其實早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。

          “想回去看看老人家最后一面,但是因為特殊情況回不去,現在這里也需要我們!”說到這里,劉勁松忍不住淚流。父親去世的噩耗傳來,作為兒子,他理應回家看父親最后一眼,為老人守孝奔喪,送老人最后一程,由于疫情和工作原因,他卻不能回來為父親奔喪。

           “原諒我做個不孝子”,孝道與責任,他最終選擇了后者。

          爸爸,疫情當前,請原諒我只能做個不孝子?,F在疫情嚴峻,公司也正缺人手,相信您在的話一定會理解,支持我的決定吧!

          既然留下來了,就要把自己該做的事情做好,因為這里需要我們。

          得知父親去世的消息后,這個原本就勤勞踏實肯干的農墾人,更是化悲痛為力量,日夜值守,不停息對機組設備進行檢查,打掃廠房、值班室、廚房等公共區域衛生,對電站的渠道、水壩、沉砂池等水工設施巡查了一遍又一遍。因為只要他一停下來,腦海中就會浮現與父親生前的種種畫面。同事們怕他過于勞累,擔心他把悲傷壓在心底,不僅主動幫他分擔工作,也會變著法的逗他開心。他仍是那句“我沒事,我真的沒事”。

          作為一名基層發電運行工人,自2018年進入紅河農墾發電公司工作以來,劉勁松一直堅守在發電一線4年,默默奉獻,任勞任怨。

          “世上那有什么歲月靜好,只不過有人在為你負重前行”。當生活出現磨難,我們需要一些人的堅守與付出,來支撐大多數人走下去。劉勁松的行為,映射了廣大基層黨員干部職工“舍小家為大家”的博大情懷和“顧大局、舍小我”的崇高境界。他們無怨無悔、堅守崗位,舍小家顧大家,令人尊敬,令人動容。正是他們在平凡的崗位上做著不平凡的堅守,用行動詮釋一個發電人的責任與擔當。

          舍家心有愧,堅守志不悔。在親情和責任之間,劉勁松舍小家為大家,毅然地選擇了責任與擔當。如今,他把對父親深深的思念和沉痛的哀悼掩藏在心底,忍受著父親去世的悲痛,堅守崗位,戰斗在發電生產第一線……(張興梅、譚雙超)

          分享至:
          亚洲小呦哟精选av,一级午夜AAA片免费观看,free×性护士vidos欧美

          <track id="xvvvx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xvvvx"><track id="xvvvx"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<cite id="xvvvx"><span id="xvvvx"></span></cite>

              <pre id="xvvvx"><ruby id="xvvvx"><thead id="xvvvx"></thead></ruby></pre>

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xvvvx"><ruby id="xvvvx"><strike id="xvvvx"></strike></ruby></track>

        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